悲哀 II

當我悲哀時,我會靜靜地坐在一邊,想一想悲哀的源頭。

當我悲哀的時候,我…轉這種說法當我沒法子接受事實的時候,我會一個人裝作堅強,沒有事一樣,但我心裹卻是很悲哀。例如,我的考試不合格,我會裝作沒事,但其實我心裹害怕,很難接受事實.那時,我不會好像平時一樣,歡天喜地,反而愁眉苦臉地坐在位子上,同學問我什麼,假裝聽不到,問我意見,我只會回答不知道…同一些討厭的同學,問我分數的時候,我只會回答不知道,如果有人問我的名字,我只會回答不知道。當一些人發覺我不合格時,還要加一句 努力一下吧,你行的。 當他出口那一刻,我真的恨不得把他的下巴也扯下來。我最討厭落井下石的人(或許某些人不會,但Ben會的)這時,我會進入沉默狀態。

當我被人挑起我的憤怒感時,我會在心裹咒罵他/她的家人。然口[串]到他無地自容,沒法出聲,沒法反駁。如果他沒出聲,不理我的話,我還會[串]他,當我覺得爽的時候,結束語便是,沒事拿事來做,偏要[串]我…真是的… 但是看到一些人,就算他怎樣[串]我,我也不會回答他/她,因為他/她是我的好朋友或重要的人。

當我哭的時候(什麼?你也有哭的時候!真想不到),沒錯,是哭的時候,我會變回一個小孩子,需要媽媽細心的安慰,但當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只是很少的時,,和很少的機會。

我很少哭,一哭的時候便是因為有三四個人數我不是或是媽媽不要我,出了出差。
當我笑的時候,便是有人講笑話引我笑,不講笑話便是發白日夢傻笑了。我笑有時候是傻笑,不傻笑的便是見牙的笑法,很恐佈的笑,想一想,殭屍是怎麼笑的呢?見到他恐怕的牙齒,針針的…想起了也毛骨悚然。

有人說,仇恨只會生出更多更多的仇恨,你們同意嗎?

當老師罵我的時候,我只會心裹暗暗地咒罵他,當我把我不滿的事情在心裹罵完的時候,我只會靜靜等待老師會發什麼事情給我做。

當同學整我的事時候,我會生出一種仇恨,想盡辦法去整回他,當我整回他,他又會對我生起一個仇,,本來一個無聊的惡作劇,變成了仇恨的根源,那是多麼無聊的事情,對嗎?

仇恨…仇恨只會生出更多的仇恨?
悲哀…悲哀會否生出仇恨?
堅強…堅強會否令人討厭?會否令人生出嫉妒之心?
歡笑…歡笑的背後,會否令人生出討厭的仇恨?
最後…什麼是人生?人生是否只為仇恨而生存?
這是一個不錯的問題…一個令我們發現人生意義的問題

2 則回應給 悲哀 II

  1. Rαdeη-PenSo 說道:

    a good passage🙂
    but remind there is some Cantonese structure in your passage.
    And the title is not very clear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